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我就是不想活 > 第200章 《记游西》

第200章 《记游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星少女们不是陆谦,也不了解安全司的手段。
  
  
  
  更不了解现在的世道。
  
  
  
  所以对于陆元昊拿出的“证据”,她们全都信了。
  
  
  
  见陆元昊如此难受,她们感觉十分羞愧。
  
  
  
  以及愤怒。
  
  
  
  陆元昊走后,她们便将这种愤怒倾泻在了西大陆的人身上。
  
  
  
  “姐妹们,我们这一次丢人丢大了,必须要找回来。”
  
  
  
  “美人计、苦肉计,西大陆的人太恶心了。”
  
  
  
  “哪有那么多废话,本座现在只想杀人。”
  
  
  
  “那就杀,大闹一场,给大乾送去一份大礼,然后再和大乾合流。”
  
  
  
  星少女们不再压制自己,纷纷卷入战场,释放自己的破坏力。
  
  
  
  屋漏偏逢连夜雨。
  
  
  
  智慧女神降临。
  
  
  
  却并没有给他们带来一个好消息。
  
  
  
  反而带来了一个让西大陆远征军战意接近崩溃的消息:
  
  
  
  狩猎女神,陨落!
  
  
  
  战争的天平,开始彻底倾斜。
  
  
  
  ……
  
  
  
  倾斜的不仅仅是大乾的战场。
  
  
  
  还有西大陆本土的战场。
  
  
  
  妖皇仰天长啸,用力的拍打胸脯,展现了自己伟岸的身姿和强大的气息。
  
  
  
  这一幕看似十分平常。
  
  
  
  但实际上,在妖皇的脚下,匍匐着一个巨大的——尸体。
  
  
  
  只是常人根本看不出来。
  
  
  
  姬帅的目光看向妖皇的脚下,语气有些感慨。
  
  
  
  “之前威风凛凛的中土岛,就这样死了。”
  
  
  
  死的憋屈。
  
  
  
  死的郁闷。
  
  
  
  但死的毫无悬念。
  
  
  
  中土岛本就是妖皇来西大陆最大的目的。
  
  
  
  但是上一次中土岛投靠了西大陆,在西大陆入海口设伏,几乎让他们全军覆没。
  
  
  
  妖皇也无功而返,还差点永远失陷在魔鬼大三角。
  
  
  
  这才短短几天时间,局面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转变。
  
  
  
  想到中土岛的覆灭,姬帅只能表示十二分的同情。
  
  
  
  因为妖皇当时都放弃寻找中土岛了。
  
  
  
  在他的建议下,妖皇是奔着西大陆的魔兽去的。
  
  
  
  结果从魔鬼大三角出来之后,领路的重任依旧放在了赵芸的肩膀上。
  
  
  
  对此大家都没有意见。
  
  
  
  包括神君和大总管。
  
  
  
  然后……
  
  
  
  刚出魔鬼大三角,他们一行就碰到了西大陆的人马和神明。
  
  
  
  再然后,西大陆的人马开始摇人。
  
  
  
  中土岛就来了……
  
  
  
  神君三下五除二的打死了西大陆的神明。
  
  
  
  妖皇则强势镇压了中土岛,那叫一个摧枯拉朽。
  
  
  
  赵芸什么都没干。
  
  
  
  但现在妖皇正摆pose的时候,一众妖王们只有少数表示膜拜,大部分妖王都眼巴巴的跑到了赵芸身边,企图蹭一下赵芸的气运。
  
  
  
  就连神君,都养成了一个习惯。
  
  
  
  坐在一个被莫名其妙献出来的椅子上,然后被神君转了一圈,赵芸哭笑不得。
  
  
  
  “神君,您这是做什么?”
  
  
  
  神君认真的表示道:“转一下,求好运。”
  
  
  
  赵芸无语:“……您怎么还信这个?”
  
  
  
  神君:“因为气运是真实存在的,而本君会望气。赵将军你的气运……”
  
  
  
  神君没有说话。
  
  
  
  但不用他说,其他人包括妖也都明白,赵芸的气运肯定高的离谱。
  
  
  
  赵芸努力道:“气运虚无飘渺,我们还是应该脚踏实地,须知成事在人。”
  
  
  
  “赵将军说的对。”
  
  
  
  众人纷纷点头。
  
  
  
  然后大总管也忍不住转了一下赵芸的椅子。
  
  
  
  姬帅跟着转了一下。
  
  
  
  赵芸以手掩面,不忍直视。
  
  
  
  妖皇摆完pose,发现根本没多少人搭理他,反而大多数人都跑去膜拜赵芸了,内心一阵失落。
  
  
  
  不过妖皇也没敢和赵芸发脾气。
  
  
  
  因为他不知道自己气运有多厉害,但他知道赵芸气运有多厉害。
  
  
  
  像赵芸这种挂逼,很显然只适合被供起来。
  
  
  
  和她为敌?
  
  
  
  呵呵。
  
  
  
  妖皇心道本皇又不傻。
  
  
  
  不过杀死了中土岛之后,妖皇此次西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所以他再次心生去意。
  
  
  
  “神君,姬长空,本皇心愿已了,就不和你们一起踏足西大陆了。”
  
  
  
  没给神君还有姬帅说服自己的机会,妖皇继续道:“妖庭的精锐本皇不会全部带走,来都来了,想和本皇一起返回妖庭的就回去,想去西大陆闯荡的,本皇也不拦着。神君和姬元帅若有闲暇,希望能照看一下我妖族的兄弟姐妹,本皇感激不尽,日后必有所报。”
  
  
  
  听妖皇说到了这个份上,神君和姬帅知道妖皇显然去意已决。
  
  
  
  本来妖皇此次西行,就是想提前铲除中土岛这个有资格继承妖庭的未来大敌。现在目的达到,不想继续掺和是正常的。
  
  
  
  更何况现在神君都下界了。
  
  
  
  西大陆的水瞬间深不见底。
  
  
  
  妖皇感觉自己未必把握的住。
  
  
  
  急流勇退,没什么毛病。
  
  
  
  姬帅放弃了说服妖皇,果断道:“大乾和妖庭是盟友,本帅自然会保护自己的盟友,妖皇大可放心。”
  
  
  
  神君也点了点头。
  
  
  
  他的注意力根本不在几个小妖身上。
  
  
  
  也没打算从妖族入手。
  
  
  
  所以他和妖皇没什么利益冲突。
  
  
  
  神君只是提醒道:“妖皇,小心神后……以及狐王。”
  
  
  
  还没有离开的狐王恨恨的瞪了神君一眼,很想和神君打架,但是打不过。
  
  
  
  狐王只能在内心立誓,本王一定在妖庭励精图治,干一番大事业,打你神君的脸。
  
  
  
  实力强是很了不起。
  
  
  
  但是你眼瞎。
  
  
  
  妖皇对于神君的提醒也很无语。
  
  
  
  “神君,你对妖师的误解很深……算了,爱卿也不要生气。神君还不了解你,等他了解你了,就会……”
  
  
  
  神君打断了妖皇的话,道:“等本君了解了狐王,就会加深对她的误解。”
  
  
  
  狐王气的浑身发抖。
  
  
  
  妖皇也果断闭嘴。
  
  
  
  这误解,他解不开。
  
  
  
  那就让它继续存在吧。
  
  
  
  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
  
  
  
  本皇对狐王是放心的。
  
  
  
  不过神后那儿,的确要十分注意,以免步了原盟主和神君的后尘。
  
  
  
  神君的话,妖皇听进去了一半。
  
  
  
  而后果断告辞。
  
  
  
  看着妖皇远去的背影,神君幽幽一叹。
  
  
  
  姬帅听出了神君的叹息中有些复杂,主动问道:“神君在叹息什么?”
  
  
  
  神君道:“本君看到了妖皇对狐王的宠信一如既往。”
  
  
  
  姬帅点头道:“这是当然,妖皇最信任的就是狐王了。”
  
  
  
  神君再次叹息了一声:“姬元帅,你们大乾真的是好运气。”
  
  
  
  所以本君才选择入主你们大乾,而不是入主妖庭。
  
  
  
  “神君何出此言?”姬帅问道。
  
  
  
  神君道:“有狐王在妖庭帮你们,若大乾有朝一日和妖庭为敌,大乾焉能不胜?”
  
  
  
  姬帅:“……”
  
  
  
  这辱狐力度,太过分了。
  
  
  
  只是为什么听上去那么有道理?
  
  
  
  “罢了,妖皇要找死,拦是拦不住的,希望他能在神后手中多支撑一阵吧。”神君道。
  
  
  
  姬帅问道:“神君对妖皇和神后的争锋丝毫没有信心?”
  
  
  
  神君感慨道:“即便是一对一,懒散的妖皇也不是干劲十足的神后的对手,更何况妖皇这边还有狐王拖后腿。从一开始,这场战争的结果就是注定的。本君只希望妖皇不要一败涂地,多少坚持一下,那样本君还能多帮一帮他。”
  
  
  
  妖皇也能多帮帮他争取一段发展的时间。
  
  
  
  对于这种高端局的争锋,姬帅表示你们高兴就好。
  
  
  
  大乾现在也参与不了。
  
  
  
  姬帅更关心的还是打击西大陆的军队。
  
  
  
  他知道神君肯定不会冲着西大陆的凡人军队去,所以主动道:“神君,等上岸后,我们也要分道扬镳了。神君如有差遣,日后不妨谴人知会一声。神君对姬某有救命之恩,姬某一定找机会报答。”
  
  
  
  姬帅报恩这话神君是一个字都没信。
  
  
  
  他也不觉得自己对姬帅有恩。
  
  
  
  毕竟在魔鬼大三角当中,他们是互帮互助,谈不上单方面的施舍。
  
  
  
  神君只是道:“姬元帅一路顺风,相信我们在大乾一定有再见的那天。”
  
  
  
  姬帅心头一跳,但面色不变,只是淡淡道:“本帅也很期待。”
  
  
  
  只是日后若在大乾相遇,那就不知是敌是友了。
  
  
  
  姬帅看了神君一眼,心道恐怕是敌人居多。
  
  
  
  但即便如此,也不影响现在他们默契的合作。
  
  
  
  未来的事情,谁说的好呢?
  
  
  
  ……
  
  
  
  “未来的事情,谁说的好呢?”
  
  
  
  说话的是一位佛门使者。
  
  
  
  肥头大耳。
  
  
  
  貌不惊人。
  
  
  
  他说话的对象是斗战佛。
  
  
  
  “大师兄,我不信佛了,你拦我也没什么用。”
  
  
  
  “你……”
  
  
  
  斗战佛拎着棍子就想把这个便宜师弟打一顿。
  
  
  
  他们都是佛门的传经人。
  
  
  
  在佛门也都受过功德佛的指点。
  
  
  
  所以理论上算是没什么关系的师兄弟。
  
  
  
  这一路走来,斗战佛和其他几位师弟也结下了深厚的感情,虽然大部分时候都是他在前面冲锋陷阵。
  
  
  
  但斗战佛是一个很赤诚的猴子。
  
  
  
  既然是自己人,那我当然要罩着你。
  
  
  
  可惜。
  
  
  
  经传了一半。
  
  
  
  传经还没有成功,他的便宜二师弟,就为了一个女人,要脱离传经队伍。
  
  
  
  而且,要背叛佛门。
  
  
  
  斗战佛瞬间怒火冲天。
  
  
  
  但是被一位罗汉挡住了。
  
  
  
  “大师兄,你杀了二师兄也没用。我们佛门来去自由,从不束缚人的信仰。不信了就是不信了,你可以打死二师兄,但也不能逼二师兄继续信佛。”
  
  
  
  斗战佛浑身一颤。
  
  
  
  这位罗汉,也是他们传经队伍当中的一员。
  
  
  
  平时老实巴交,十分沉默。
  
  
  
  是他眼中任劳任怨的典型代表。
  
  
  
  而且对他向来是言听计从,恭敬有加。
  
  
  
  斗战佛没想到,这个平日里老实巴交的汉子,竟然也站出来反对自己。
  
  
  
  “三师弟,你这是什么意思?”斗战佛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三师弟迎着斗战佛愤怒的眼神,平静的回答了斗战佛的问题:“大师兄,我也不信佛了。”
  
  
  
  斗战佛倒退一步,整个人如遭雷击。
  
  
  
  一直在旁听的功德佛也坐不住了。
  
  
  
  “你们这是要背叛佛门?”功德佛质问道。
  
  
  
  二师弟看着愤怒质问的功德佛,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
  
  
  
  “师傅,我再叫您一声师傅。您说我背叛了佛门?难道不是反过来吗?”
  
  
  
  功德佛皱眉:“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没有背叛佛门,而是佛门背叛了我。”二师弟沉声道:“我信佛,佛却让我失望了。”
  
  
  
  “一派胡言。”功德佛大怒。
  
  
  
  三师弟幽幽道:“真的是一派胡言吗?师傅,上一次被大师兄擒住的那个犯下了无边杀孽的魔兽,现在又在哪?”
  
  
  
  “你……我……”功德佛没想到三师弟竟然从这里发难,一时间有些张口结舌:“很多事情不是你们看上去那么简单。”
  
  
  
  “当然不简单。”
  
  
  
  三师弟冷笑一声,老实人的气质荡然无存。
  
  
  
  他也懒得搭理功德佛,而是看向了斗战佛。
  
  
  
  “大师兄,我们这些人里,只有你最傻,只有你在拼尽全力的降妖伏魔。”
  
  
  
  斗战佛:“……”
  
  
  
  三师弟继续道:“大师兄,我们一行佛门传经人当中,战力自然以你最强,但你真以为我和二师兄是两个废物吗?”
  
  
  
  斗战佛摇头道:“自然不是,二师弟的肉身在佛门使者当中排名第一,血脉更是上古异种,战力之前并不逊色于还没有恢复的我。三师弟你也是罗汉出身,金身无敌,罗汉当中罕逢敌手。即便是在高手遍布的西大陆,能与你为敌的人也不多。”
  
  
  
  “是啊,我和二师兄都不弱,但我们后来都已经不出手了。”三师弟道:“大师兄,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为什么?”
  
  
  
  “因为没有用,因为杀不死。”二师弟冷笑道:“大师兄,你还没有发现吗?自我们传经以来,死在我们手上的那些人,全都是野狐禅。但凡稍微有点背景的,根本一个都没打死。”
  
  
  
  斗战佛身上煞气冲天。
  
  
  
  有些事情他并不是没有发现。
  
  
  
  只是不愿意去管。
  
  
  
  “大师兄,你太单纯了。正因为你至真至纯,所以你的天赋无可匹敌,战力是佛门第一,我也很钦佩。”三师弟道:“但是我们佛门并不单纯,我们的传经之旅并不单纯。这不是我想要的传经,已经变成了纯粹的利益交换。”
  
  
  
  三师弟说到这里,仰天长叹:“天上地下,东大陆西大陆,神仙与佛门,本质上都没有区别。只要背景够强大,无论怎么作恶,都是不会受到惩罚的。西大陆底层那些最单纯的人信仰我们,佩服我们替他们伸张正义,斩妖除魔。可是造成他们流离失所的那些妖魔鬼怪,现在依旧在其他地方肆虐,依旧在为祸人间。师傅,这样靠欺骗和利益交换换来的信仰,您真的觉得有意义吗?”
  
  
  
  功德佛的语气十分坚定:“当然有意义,未来会越来越好的。”
  
  
  
  “我不信了。”三师弟道。
  
  
  
  二师弟幽幽道:“我也不信,洒家去也。大师兄,欢迎你来参加我的婚礼。”
  
  
  
  说完这句话,二师弟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远处,一个女子身影正在等着他。
  
  
  
  他放弃了事业和信仰。
  
  
  
  选择了爱情。
  
  
  
  而三师弟直接投身一跃,在河流中消失不见。
  
  
  
  功德佛面无血色,看向斗战佛。
  
  
  
  斗战佛沉默了很久。
  
  
  
  然后,他重新昂起了头。
  
  
  
  “师傅,继续传经吧。”
  
  
  
  斗战佛的表现,让功德佛震惊。
  
  
  
  “你……”
  
  
  
  “我心如磐石,佛心坚定。哪怕能多帮助一个人,让佛祖的光芒多照耀一处,都是我们的成功。”
  
  
  
  斗战佛的语气十分坚定。
  
  
  
  “妖魔鬼怪,魑魅魍魉。背景强大也好,关系通天也罢,我只朝天一棍,行侠仗义,佛光普照天下。”
  
  
  
  这一刻,斗战佛的气势更上一层楼。
  
  
  
  功德佛知道,斗战佛已经接近恢复了自己的巅峰实力。
  
  
  
  再进一步,便是菩提。
  
  
  
  足以与神君神后争锋的佛门大能——菩提!
  
  
  
  西大陆,能阻止斗战佛的高手,已经越来越少了。
  
  
  
  一如功德佛的猜测。
  
  
  
  斗战佛继续护持他传经。
  
  
  
  依旧困难重重。
  
  
  
  阻挡他们传经的高手当中,依旧有很多作恶多端的人或者妖魔鬼怪背后拥有强大的背景,足以和佛门对话。
  
  
  
  但斗战佛再没有给他们利益交换的机会。
  
  
  
  杀!
  
  
  
  杀!
  
  
  
  杀!
  
  
  
  斗战佛杀疯了。
  
  
  
  很快,斗战佛在西大陆声名鹊起。
  
  
  
  乃至让诸神胆寒。
  
  
  
  越是高层和神明,越被斗战佛的强大和桀骜所笼罩。
  
  
  
  整个西大陆,都在斗战佛的杀意下瑟瑟发抖。
  
  
  
  斗战佛的威名,如日中天。
  
  
  
  而能够阻挡斗战佛的力量,却遭到了巨大的重创。
  
  
  
  因为,西大陆此刻,明面上有斗战佛肆虐。
  
  
  
  有姬帅率领的大乾军队登录。
  
  
  
  而暗中,还有一股涌动的暗流,伺机而动。
  
  
  
  直捣黄龙。
  
  
  
  “君上,这里就是伪神们的天堂。”
  
  
  
  大总管和神君,踏足了西大陆的最高峰。
  
  
  
  传说当中,神明居住的天堂。
  
  
  
  事实上这不是传说,是真的。
  
  
  
  西大陆众神,几乎都聚居于此。
  
  
  
  而大总管和神君,也来到了此地。
  
  
  
  “君上,是将这些伪神全部杀掉,还是留着他们做仆人?”大总管问道。
  
  
  
  他根本没把西大陆这些所谓的至高神明放在心上。
  
  
  
  什么至高神明?
  
  
  
  不过就是昔日在天上竞争的失败者罢了。
  
  
  
  大总管甚至不懂,神君为何对这里如此看重。
  
  
  
  在他看来,让他修养好身体状况,他自己便足以踏平这座神山。
  
  
  
  对此,神君并没有那样做。
  
  
  
  而是自己亲至。
  
  
  
  而且,表现出了十分慎重的态度。
  
  
  
  “君上,您在忌惮什么?”
  
  
  
  神君的谨慎态度,让大总管看不懂。
  
  
  
  神君没有回答大总管的话,而是用探究的目光注视着这一座西大陆的最高峰,很久都没有说话。
  
  
  
  良久之后,神君才缓缓开口:“何等逆天的手笔。”
  
  
  
  大总管一脸问号。
  
  
  
  “这座山,不是自然形成的山,是人为造出来的,比天地伟力更加伟大。”
  
  
  
  神君一句话,把大总管吓了一跳。
  
  
  
  “君上,我怎么没看出来?”
  
  
  
  “不止是你没看出来,本君也没有看出来。原来被造出来的,不仅仅是山。”
  
  
  
  “不仅仅是山?”
  
  
  
  “还有神。”
  
  
  
  神君的额头出现了一滴冷汗。
  
  
  
  而大总管在明白了神君的话后,双腿瞬间一软。
  
  
  
  他差点被吓死。
  
  
  
  当神君话音落下之后,一个身影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见过君上。”
  
  
  
  神君的目光落在了神王身上。
  
  
  
  神王,西大陆众神之王。
  
  
  
  曾经在天上扯旗造反,旗帜鲜明的反对过他。
  
  
  
  后来被他毫不犹豫的镇压了。
  
  
  
  然后,神王就叛逃到了下界。
  
  
  
  在天上的时候,神君从来没有把神王放在过心上。
  
  
  
  能对他造成威胁的,是神后,是魔君,是斗战佛,从来都不是神王。
  
  
  
  他甚至根本看不见神王。
  
  
  
  今天,他看到了神王。
  
  
  
  看的很深。
  
  
  
  很久。
  
  
  
  然后,神君笑了。
  
  
  
  笑容充满了讥讽和自嘲。
  
  
  
  “原来本君从前竟然如此眼拙,什么都没看出来。原来竟然连你,也是被造出来的。”
  
  
  
  神王心悦诚服:“君上目光如炬,吾不如也。”
  
  
  
  能看穿这一点,神君当然了不起。
  
  
  
  须知,魏君也来过西大陆。
  
  
  
  当时魏君都没有看穿这一点。
  
  
  
  当然,魏君眼中也没有他们,所以根本不会用心观察他们。
  
  
  
  但凡魏君多停留一下视线,他们的秘密也早已经暴露了。
  
  
  
  可是世间没有如果。
  
  
  
  所以神君能看穿他们的底细,神王十分佩服。
  
  
  
  神君却自嘲道:“本君被蒙蔽至今,这如果还算是目光如炬,也太嘲讽了。”
  
  
  
  “君上太过谦虚,您从前没有看穿我的秘密,是因为您的实力不够。现在能看穿了,说明您的实力愈发精进了。”神王低下了高贵的头颅,表示了钦佩与臣服:“到了君上您的境界,竟然还能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着实是让吾钦佩。”
  
  
  
  神君没有被神王的马屁拍到。
  
  
  
  他只感觉到了巨大的震撼。
  
  
  
  神王的这点实力,他依旧没有放在眼中。
  
  
  
  可是他造不出来神王这种实力的高手。
  
  
  
  他把七情六欲剥离出去,七情六欲分身在凡间的力量撑死了也就等同于一个神明而已。
  
  
  
  距离神王的差距很大。
  
  
  
  更不用说,被造出来的不止是神王,还有整个西大陆的神明。
  
  
  
  这是何等的强大?
  
  
  
  “本君坐井观天,今日方知何为小丑。”神君缓缓道:“既然本座自投罗网,不知你背后的存在能否现身一见,让本君死个明白。”
  
  
  
  大总管心中一沉。
  
  
  
  君上竟然已经心存死志,而且已经接受了这个命运。
  
  
  
  不过大总管想到如果整个西大陆的神明都是被造出来的,那君上接受失败的命运确实十分正常。
  
  
  
  神君固然强大,想要做到这一点却是万万不能的。
  
  
  
  这种差距之大,已经没有了任何奇迹可言。
  
  
  
  大总管也绝望起来。
  
  
  
  但神王的回答,却给了他们一个惊喜。
  
  
  
  “君上此刻退去,自能安然无恙。”神王道:“主人另有要事要做,不会降罪君上,君上可以自便。”
  
  
  
  大总管简直喜出望外。
  
  
  
  这真的是意外之喜。
  
  
  
  神君也十分意外。
  
  
  
  大总管刚才猜的没错,他已经心存死志了。
  
  
  
  因为他站的高度足够高,所以他更明白想要做到这些需要多么强大的力量。
  
  
  
  那绝对不是他能够抗衡的。
  
  
  
  即便发生了奇迹也一样。
  
  
  
  所以,神君只想死一个明白。
  
  
  
  但神王竟然愿意网开一面,放他一条生路。
  
  
  
  神王如此宽宏大量?
  
  
  
  开什么玩笑?
  
  
  
  背后那尊强大的存在很好说话?
  
  
  
  这倒是有可能。
  
  
  
  但还有另外一种可能。
  
  
  
  神君想到了神后。
  
  
  
  神后的背后,似乎也有一尊神秘且强大的存在。
  
  
  
  而那一位存在对神后的态度,一直都是放养的。
  
  
  
  据他的观察,即便神后中途横死,那位存在可能都不会放在心上。
  
  
  
  对方能扶持一个神后,能否多扶持一个神王?
  
  
  
  如果这个猜测为真的话……
  
  
  
  神君的眼神逐渐亮了起来。
  
  
  
  他其实并不确定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