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九品九道 > 第101章 方解

第101章 方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原来,张道长说出所要寻找的两样东西却是狼心和狗肺,然而王大石刚刚打死了一只野犬和野狼,真是天大的巧合,难道这不是天意的驱使吗,难道这不是上苍的眷顾吗?
  大福右和风游僧心里高兴万分,憎恨东方清落的心也在此刻消失了,反而庆幸他领来的这两只畜生。
  狼心狗肺,是贬义,通常形容人没有良心,是狼子野心之徒,人们总认为它是肮脏龌龊之物,认为吃了以后没心没肺,所以在民间很少甚至根本没有人食用狼心和狗肺。据听民间的谣传有一种说法,说猪肝内含有丰富的血汁,那种与生俱来的腥臊之味是金蚕蛊的最爱。三人的体内有蛊虫作怪,只能听从张道长的指使和安排了。
  张道长说:“你们去取狼心和狗肺,剜其汁肉,捣制成泥,然后包好塞于腋下,不过多时,身体内的蛊虫便被钓上来!——据说,蛊虫最喜欢食用狼心狗肺,食用后身体长得更大!”
  说完不久,大福右和风游僧拽着王大石就跑了出去,两人从院外找到那只刚刚死去的野狗,然后在远处寻了半天才找到那只恶狼。很快取了狼心和狗肺,依据张道长所说的方法做好诱饵,用块布包好,各自放在腋下,不过多时,身子一阵阵奇痛袭来。
  每次病情发作的时候都是奇痛无比,只是这次疼痛延续得更久。三人明显感觉到有蚁虫样状的东西从身子骨内向外钻爬,疼得咬牙切齿,虚汗淋漓。过了好一阵子,陡然不疼了,渐渐腋下产生痒痒的感觉,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就这样,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了,当三人感觉腋下不痒时,取下了用狼心狗肺做成的诱饵布包子,布包子上面布满一层麦黍粒子,这黍粒子黏黏糊糊的,发出腥臭的味道。难道这麦黍粒子就是所说的蛊虫?三人不大相信,但是感觉身子真的比之前轻松舒服了很多,体内经常出现上下爬动的现象就此也消失了。
  就在几人心怀疑虑之时,几乎同时发觉,这麦黍粒子隐隐在动,动静并不大,一般不会引起在意。
  张道长正在一铁炉之中填上炭火,取下三人手中的布包子放在炉火之中焚烧掉。
  布包子上盯着的麦黍粒子遇到火热,动静大了起来,翻转身子,露出脚,展开翅膀,扑扑地将要飞起来。
  风箱推杆抽出送往,火星四射,将这些蛊虫埋没,接着便听到啪啪的声响和唧唧的惨叫之声。
  大福左看的当即就吐了出来,原来,这些麦黍粒子便是蛊虫,外形浅灰色,两头尖尖,个头不大,是苗疆地区最为隐秘的飞虫蛊。它看起来就是一颗麦黍粒子,若是放入食物之中一点儿也分辨不出。这些蛊虫生命力极为顽强,通常用热水煮烫不易杀死,都会误以为是粮食,食入体内。另外,飞虫蛊有尖尖的头,在飞行过程之中很容易扎入人体之中,扎入之时仅会有一丝皮痒的感觉,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是不经意的感觉,觉察不到甚至不当回事,不经意间蛊虫已经在人的身体内生长起来。
  风游僧想了想又说道:“你们还记得那位到乡土派寻求辨治的老奶奶和那大孩子吗?自从他们来到乡土派,咱们就没有平静过!”
  大福右续道:“哎哟,他娘的个嬉皮的!你们还记不记得,之前咱们过半仙街那个斗鸡场上,那些斗鸡如同吃了火药,见到咱们就拼命地啄,让咱们遍体鳞伤,第二天,那些斗鸡全部死光光,原来就是咱们身上中了这飞虫蛊,斗鸡啄食咱们身上的蛊虫,所以落得个死光光。真倒劲,这是谁干的好事,咱们跟谁有仇呀!这,这咱们怎么会中了这蛊虫?真倒劲!”
  风游僧说道:“还是那个老奶奶和孩子……呸,什么老奶奶,臭妖婆!一定是谁在他们身上施了术法来坑害我们!”
  大福左在思考,说道:“只是,只是王大石为什么没有中飞虫蛊呢?还有,黄修仙为什么也没有?”
  王大石站在跟前,正在听几人分说,当下提到他,他一个激灵,心中也在疑问:“如果说黄修仙没被传播那是因为黄修仙根本没有与老奶奶或是孩子接近,但是,我自己与老奶奶和孩子接触的几率比谁都多,为什么自己会幸免呢,难道是自己始终有颗善意之心而得到上苍的保佑?”
  大福右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他说道:“嘿嘿,还记得咱们去扒死人的衣服吗,咱们把死人的衣服放在口袋之后,回来口袋是空空的,咱们当时就奇怪了,在口袋里面仔细寻找,居然找到一根头发,头发上叮着麦黍粒,今天看来正是那蛊虫!嘿嘿,他娘的个嬉皮的,难不成,难不成咱们身上的蛊虫就是扒死人衣服的时候传播的!”
  王大石几人一听都想了起来。
  大福左说道:“如果说咱们身上的蛊虫是扒死人衣服时候传播的,那何以见得?”
  风游僧此时分析了说:“臭妖婆和孩子到乡土派寻求治病,后来发现他们是没有肉身的,他们的身上都是用柳木条做成的,不易藏住蛊虫。我倒是觉得臭妖婆和孩子就是个诱饵,引诱咱们去为之治病而去扒死人的衣服,在扒死人衣服的时候遇到蛊虫,蛊虫侵入人体开始繁殖。至于那些斗鸡,正是发现了咱们身上有蛊虫才啄食咱们,也正是吃了咱们身上的蛊虫,蛊虫未死,在其体内繁殖作祟,致它们死亡。”
  听他这么一分说,似乎更加贴切合理。
  张道长此时听出了来龙去脉,浅浅一笑,说道:“既然老奶奶和孩子是柳木条做成的木偶,若非有血有肉之物难以让蛊虫留下,可以肯定不会藏入蛊虫的。那木偶仅能够达到被驱使的作用,大概就是诱饵引,步步为营,引导你们一步一步陷入布下的阵脚或是陷阱。”
  王大石此时说道:“既然是这样,那么,那是谁驱使老奶奶和孩子到乡土派的呢,是谁在暗地里头残害我们的呢?”说到这儿,大福右喷口而出:“真倒劲,这还用说嘛,肯定是黄修仙,不是他是谁?他这只老狐狸,奸猾的很,早就想驱离咱们,早就看咱们不顺眼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