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小姨太 > 狸猫换太子 五

狸猫换太子 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窗外不知是雪是雨,扑簌簌叩打窗纸。/www.151kan.com/漪澜静静地守着冷烛,眸光呆滞。
  
      丫鬟小鱼同尺素进进出出收拾行囊,都偷偷地窥视她不敢多嘴问一句话。只致深在一旁静坐,似在丝毫不肯松泛的提防她,怕她稍有不慎铸成大错。
  
      “澜儿,莫急一时。恕儿在宫里,一时半晌不会有差池。若是我们轻举妄动,反而害了他性命。你相信我,不用几年,我必会夺他回来。”致深的信誓旦旦,漪澜已不再相信。她只是冷笑,她渐渐的安静。哭是徒劳无益,或是她的孩儿如今也在宫内害怕得哇哇大哭,那凄清冷漠的宫廷,这孩子岂能存活?
  
      她苦笑片刻道:“怕是命数,怨不得人。”旋即一声慨叹。
  
      “澜儿!”致深心疼的一声呼唤,凑在她身边,揽住她的肩头,静静将她的头贴去自己怀里。
  
      此刻,她心里一阵抵触,但她深知她不会哭,因为她是谢漪澜。
  
      行囊打理好,她看看窗外微明的天色说:“我要去法华寺进香。临出门时,翠芬叮嘱我去替他给熙成小王爷点一盏佛前长明灯,照亮小王爷回家的路。”
  
      “我陪你去,”致深说。她摇摇头道,“不必了,你进宫去向老佛爷辞行吧,我怕我会失态。你去看一眼咱们的孩子,哪怕一眼也好。”她静静,又道,“让乳娘留在宫中伺候恕儿吧。”
  
      清晨,夫妇二人分道扬镳。漪澜将虎头鞋,长命锁等物尽数塞给致深说:“给孩子带去。”致深颇是为难,却未拒绝,只是凝视她眼中蒙了层薄雾说,“苦了你了,澜儿。”
  
      漪澜人向法华寺而去,车马辚辚萧萧,只是她从法华寺后门而出,换车直奔去不远处的摄政王府后门。那曾经熟悉的庭院,如今草木凋零沉沉的缀着积雪,冷冷清清。
  
      浓郁的药香弥漫小院。
  
      摄政王正在礼佛,她便在廊下静候。不过她并非没有耐心,只是没有太多时间虚耗。她打量一眼那老管家,老管家尴尬的眸光避开。她笑笑说:“我不过是来向老王爷请安,顺便还有光儿,啊,就是那个小王爷的……都是翠芬多事,说是民间的习俗,孩子的尿褯子纳鞋底可以让老人长寿,家中老人纯白的须发讨两根纳入棉服内,可以保小儿平安。既然王爷不便,漪澜告退了。这双鞋,是翠芬做给王爷的……”她在外面絮絮地说着,说得平淡无奇。
  
      见门内没有答话,漪澜对了门内轻服一礼就要离去。
  
      “进来吧。”门内木鱼声停,摄政王苍老的声音传来。
  
      漪澜心一颤,却倏然平静许多,她紧紧披风入内,毫无惧色。那不过是一桩与虎谋皮的生意,虽然胜数少,但她也要一拼。人称摄政王是老狐狸,同狐狸斗,她也要舍身一搏,为了她的孩子。
  
      她入内,恭敬的给王爷见礼,她说明来意后。摄政王上下打量她不觉一笑:“夫人迢迢劳碌来见我,不止是为此事。”
  
      他开门见山,她一笑也不遮拦,对了明白人不说糊涂话,她直言道:“求王爷救救光儿。”漪澜跪下痛哭。
  
      摄政王听她讲述了太后易换储君一事,震惊之余却是冷笑:“我如何能信你的话?周怀铭都不顾及他的骨肉,你如何要心急如焚?”
  
      漪澜凄婉地望一眼摄政王道:“男人的心大,非小女子所能懂。”
  
      “周怀铭落个现成的摄政王太上皇,何乐而不为?”摄政王呵呵的笑,捋了胡须。那声音有些咬牙切齿,似在恨太后那狡猾的妇人,恨周怀铭这贼子野心。只是,此事若是揭发了去,无凭无据,太后都可以推个干净,这时发难实属不智。这妇人疯了不成,坏她男人的好事,更何况老佛爷若是得知,恼羞成怒,还不杀了那孩子?
  
      “王爷,都是漪澜擅作主张,漪澜带入宫的,非是漪澜的儿子恕儿,而是,而是……”她结结巴巴,摄政王的眸光眯成一线,震惊之余,那牙关冰寒发颤地抖出几个字,“你是说,是,是光儿?”
  
      漪澜点点头痛哭嘤嘤,“也是翠芬想让孩子去熙成小王爷坟上磕个头,我便将孩子带来。致深他是不允的,但是临行之日恕儿高烧不退,我们不想违逆了老佛爷,就带了光儿进京。谁想,老佛爷她……”
  
      她深深咽口吐沫说:“事发后,致深说,这也是将错就错。熙成小王爷的骨血,本来就是宗室之苗,若能得王爷庇佑日后继承大业,也是宽慰熙成小王爷英灵。只是妾身不肯,孩子年少,那么多人对着位子虎视眈眈。若是老佛爷日后不喜欢这孩子,弄得同圈禁在湖心岛的废帝一般,那岂不是……漪澜没了主张,求王爷做主救出孩子,就是养在王府,愧对了熙成小王爷也要保孩子一命呀!”
  
      摄政王只剩冷笑,打量了漪澜道:“老夫多谢你夫妇成全,若熙成的儿子能继承大统,倒是以慰我圣朝列祖列宗的英灵。养在宫廷,比养在老夫身边稳妥的多。”
  
      不知这话是真是假?
  
      漪澜起身告退,只留下一句含糊的话:“只怕是纸里包不住火,人多口杂。万一太后老佛爷得知孩子的真实身份……”
  
      皇后所生之子被立为储君,立嗣庆典要昭告天下,太庙祭祀。
  
      因为立储一事,致深也必须在京城耽搁数日。
  
      那日他朝服乘轿离去,漪澜在府里心怀惴惴。晌午时分,致深匆匆归来,愁容满脸,拉了漪澜去一旁:“出事了!大事!”他说,眉头紧蹙。自然是大事,漪澜心里暗笑。相比摄政王如约行动出手了。
  
      “太庙祭祀时,孩子被人换了。”他说,打量漪澜的眸光,很是悲恸。
  
      “孩子,恕儿吗?”漪澜问。
  
      “是,这孩子多灾多难,不过祭祀的那点功夫,就被换掉了。可是此事不能声张,也不知恕儿去了哪里?”致深摩拳擦掌跺脚兴叹,“老佛爷疑心是我,可是我有口难辩!”
  
      “恕儿,恕儿他能去哪里?”漪澜故作糊涂地问,心里还在暗中庆幸,摄政王,果然是个说到做到的人物,他心里对这个“孙子”显然放不下。
  
      夫妻二人没说上几句话,宫里就来人传懿旨召周怀铭入宫。漪澜心里暗喜,忙随后吩咐尺素备轿去摄政王府。
  
      谁想摄政王府的老管家来了,就在后花园的铜亭内候着不肯露面,待见了漪澜痛哭流涕道:“夫人,大事不好了。咱们老王爷依照夫人的计策,掉包去换了光儿小爷出来,可是才到金水桥,孩子就哭了,纸里包不住火呀,这么争斗中,孩子就被扔进了金水桥,死了!”
  
      啊!
  
      漪澜震惊之余都不敢相信此事为真。
  
      “老王爷闻听此事立刻昏厥,如今中风不起。夫人,这真是,天灾**,哎呀!”老管家跺脚捶胸叹息不已。
  
      漪澜扶着柱子的手渐渐发软,身子也瘫软下去。怎么会如此?她分明同摄政王安排妥当,她分明可以救出那孩子,哪怕是冒充是光儿,也好让孩子逃离宫廷保全一条性命。可是如今,反是她害了自己的骨肉吗?五内俱摧一般,她几乎要发疯。
  
      “夫人,夫人节哀顺变,夫人对咱们家小主人已经尽心,想必小王爷地下之灵不会怪罪的。夫人,老奴去了!”老管家蒙面低头闪出,只剩漪澜愕然在冰冷的地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